网球

红孩子董事长兼CEO徐沛欣

2019-10-09 13:5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08:38 来源:搜狐IT :Loading【纠错】人评论

A-A+ 怎么开淘宝店 站优化方法 创业如何获得投资 小米note顶配版评测 最新LOL活动

【搜狐IT消息】7月15日消息,曾经宣称要在2011年上市的母婴电商企业似乎正在陷入危机中。先后有来自红孩子内部和投资界的传闻称,红孩子正在寻求出售,近期正在洽谈的对象是苏宁易购;亦有传闻称,红孩子另外一位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徐沛欣已经退居二线,由VC们推选的高管负责红孩子的日常运营。

红孩子董事长兼CEO徐沛欣

尽管徐沛欣在接受搜狐IT采访时否认了种种猜测,并披露红孩子月内将完成新一轮2000万融资,而融资的对象恰恰仍是之前投资的三家VC。不过,种种迹象仍然表明,红孩子这家曾经红火一时的电商正在成为彻底套牢VC、完全体现投资创业者分歧并转型失败的电商样本。

套牢VC:卖不出去的烂摊子

事实上,自从去年开始,坊间就曾有传闻称,红孩子正在寻求融资或者出售。

据红孩子一位离职的高管披露,红孩子曾经与豪赌中晚期电商的老虎基金进行过接洽,不过,在尽职调查阶段,老虎基金不满于红孩子亏损及用户等数字,最终没有参与投资。

此后,红孩子董事会又与万达集团进行过接洽,这次要谈的却是出售,可能因为与老虎基金同样的原因,最终,万达并未与红孩子达成收购协议。

近日,来自投资界的消息称,红孩子与苏宁易购正在探讨出售事宜,目前双方正在接洽。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VC确认了这一消息。上述红孩子的离职高管也表示听说了这一消息,但他对这一交易能否达成持悲观态度。

对此,苏宁易购市场负责人表示并未听说收购红孩子的消息,而红孩子现任CEO徐沛欣则否认正在寻求出售,并称红孩子月内将完成一轮融资。

去年我们完成过一轮2000万美元的融资,本月内,我们还将完成一轮20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者还是之前的VC,北极光、NEA以及凯旋创投(KeyToneVentures)。徐沛欣称。

遑论红孩子是否在寻求出售,未引进新投资者而是由之前投资的VC们跟进投资,说的好听一点这是投资人对红孩子有信心,说的不好听则是红孩子巨额亏损、没钱运营便会倒掉,持续出资是北极光、NEA以及凯旋创投被深度套牢的无奈之举。

而现在看来,似乎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如果不卖掉,以现在的亏损规模和运营成本而言,投入就是一个无底洞。VC们当然想把红孩子卖掉以套现,但问题是,红孩子不是谁买就能买的。假如价格够低,苏宁易购可能接手,但三大VC在其中投入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同时红孩子自身还有较大的运营成本,这绝对不是一笔小投入就可以完成的买卖。上述红孩子离职高管表示。

缺席的创始亾

红孩子是一家特殊的电商企业,四大创始人三位离职,唯一留下的创始人徐沛欣也被认为已经淡出并缺乏创始人气质。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3月,红孩子公司在北京正式成立。起初,红孩子注册资本为200万元人民币:徐沛欣和郭涛各自出资40万元人民币;李阳、杨涛各自出资60万元人民币。最初,徐沛欣等4人在红孩子公司中持有的股份以各自的出资额为限。

2007年,郭涛因另外的创业机会离开红孩子。2008年,李阳被VC驱逐出红孩子。2011年1月,红孩子执行总经理杨涛以长期休假的方式离职。而剩下的唯一一位创始人、CEO徐沛欣则被红孩子内部人士认为已经淡出了红孩子的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9月以来,徐沛欣甚少在公开场合露面,而内部的管理也主要由COO陈爽在打理。

我作为一个董事长、CEO,具体的事情需要由其他管理层来进行了,当然,我管得确实比以前要少了。徐沛欣在回答搜狐IT的质疑时表示。

一个创业阶段的公司,如果缺乏强有力的、把公司做为个人理想的创业者,恐怕不是一件好事。徐沛欣一直以来被评论认为缺少创始人的心态和气质。

徐沛欣是一个资本型的人才,而不是一个管理型的人才。比如,他在内部不会对贪污腐败者进行惩罚,不会关心产品和业务细节,他更擅长周旋于各个VC之间。另外,徐沛欣只是红孩子的小股东,即便是在红孩子创始之初,他也仅仅占了20%的股份,这么多轮融资之后,他的股份可能被稀释地更少。除红孩子之外,徐还有不少自己投资的项目,干嘛在红孩子这一棵树上吊死?一位熟悉红孩子的内部人士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担任红孩子的CEO外,徐沛欣还是一位投资人,涉足零售、传媒、物流、房地产等多个领域,身兼多家公司董事,自去年11月起,他还开始担任上市公司博纳影业的独立董事。

强势VC们的博弈

在此前的媒体舆论中,VC们的强势既是造成红孩子创始人离职缺失的重要原因,也是搞得红孩子如此不堪的原因之一。

《环球企业家》杂志曾竟如此描述红孩子的管理现状:在李阳等老一批创业者离开后,这些管理职位大多数由投资方或投资方推荐的人担任。原北极光投资经理廖卫国出任红孩子副总裁,主管产品;财务副总裁李亓来自KP;COO陈爽则由北极光创始人邓锋推荐。这个公司实际上变成了由风投直接管理的公司。

好吧,让我们来系统回顾一下红孩子的融资过程和投资方。

2004年,如上文所述,红孩子四位创始人出资200万元人民币组建红孩子。2005年11月,北极光和风险投资基金NEA对红孩子第一轮共投入250万美金。2006年,北极光和NEA追加二轮投资共300万美元。2007年8月,红孩子引入第三轮2500万美元融资,由新的股东KPCB投资。2008年,周志雄离开KPCB自立门户,带走了包括红孩子在内的7个项目,红孩子KPCB的投资转为周志雄的凯旋创投所有。

2010年6月,徐沛欣宣称该公司年内将完成第四轮5000万--1亿美元的融资,除原先的三家投资方外,还新引进一个新的投资方。不过,来自投资界的消息则认为,新的投资方即上文提及的老虎基金,而老虎基金并未参与红孩子的投资。此轮融资可乐观估计为由北极光、NEA及凯旋创投追加的5000万美元投资。依徐沛欣所言,2011年中和2012年7月,红孩子完成两轮2000万美元融资,仍由三家VC追加投资。

粗略计算,红孩子三家投资方北极光、NEA及凯旋创投累计约投入1.2亿美元。而众所周知,上述三家VC并不是PE,多次追加较大规模投资实不是其风格。

相信如此的投资规模下,红孩子的绝大部分股权已经为三大VC所掌控。徐沛欣亦肯定了这一说法。

投资方们占得股份确实比较大。他在接受搜狐IT采访时表示。

VC们是焦虑的,对红孩子的创始管理团队是不信任的,因此,才会派驻如此多的高管进入红孩子。但这也加速了红孩子的衰败,有人的地方便有斗争,各派系的高管在红孩子内部斗得也是不亦乐乎。红孩子内部人士称。

错失时机:京东当当的绞杀战

在创始人离职、VC强势、内部斗争激烈之际,红孩子错失了由目录转型互联的时机,错失了扩大市场份额的时机。不幸的是,这不是2004年,也不是2008年,市场不同情落后者。红孩子成为了京东、当当等平台的绞杀对象。

2010年5月,京东商城涉足母婴业务。今年5月,京东宣称其母婴频道3月销售额突破1亿元,成为中国母婴B2C行业第一。

2011年,当当重点发展母婴业务,并由创始人、董事长俞渝亲自挂帅负责这一业务。去年11月,当当CEO李国庆公开表示,当当母婴类商品月销量达3000万,增长率超过300%,已经超越了红孩子。今年6月,当当称其孕婴童平台已经成为当当仅次于图书的品类平台,月销量破1亿元。

那么红孩子是怎么应对的呢?去年,红孩子斥巨资推出女性购物平台缤购,并花费数千万元进行品牌推广。除此之外,红孩子似乎没有其他的动作。

在面对这一疑问时,徐沛欣则表示:我们不在乎别人怎么做,只以自己的方式去做。红孩子只会做母婴以及女性方面的专业化垂直B2C。

不够OPEN也不够新鲜。好吧,我只能说,红孩子越来越像是个过去式了。(林丰蕾)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山西白癜风治疗费用
成都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云南治疗卵巢炎医院
山西好的白癜风医院
成都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