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恶魔辩护师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努力之后的绝望,才是真相

2020-01-16 23:12: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恶魔辩护师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努力之后的绝望,才是真相

虽然阿斯蒙蒂斯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但是却不再开口,契约静静的在房顶的飘着,邵东和阿斯蒙蒂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官司打成这样也是够尴尬的了,邵东是在等着对方分辨,然后见招拆招找机会反驳回去。但是阿斯蒙蒂斯在等什么,他就有点想不通了。

“您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邵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与其耗着还不如引着他先说点什么,邵东这种做法叫做引招,先撬开对方的嘴,然后通过对话找到缺口。商人常说开口三分利,这个道理在邵东这里也同样行得通。

占着理的时候勇往直前,理亏的时候谋而后动,邵东在办案的时候一直都是秉承着这个原则。现在这种情况,就是理亏的时候。

“你启用契约,应该是你有话说才对。你要是在我说话之前就把契约说服了,岂不是得偿所愿?”

阿斯蒙蒂斯说完之后,翘起二郎腿继续对着邵东发呆,好像是在等着看戏一样。

这话倒是有点道理,邵东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阿斯蒙蒂斯先生,你之所以不愿意让爱莫琳和奥斯在一起,无非是因为奥斯身份。”

说到这里,邵东瞟了一眼在窗边的爱莫琳,这个女孩养气的功夫倒是修炼的不错。邵东都折腾成这样了,她却好像一点都不感兴趣,始终保持着邵东进门时的样子,倚着窗棂呆呆的看着外面。

除了在奥斯冲向她的时候稍微拿眼角扫了他一眼之外,目光就再没有瞟过来的时候。

“这个奥斯确定没有误会人家姑娘的意思吧?”这种场面让邵东忍不住有了这样的怀疑,别是这个家伙把错觉当感觉,其实爱莫琳压根就对他动过心思。

真要是这样可就丢人丢大了!

但是邵东转念一想,被奥斯用来当代理费的项链明显是地狱出品,他个路人天使想来也没有机会搞到那样的地狱道具,再说阿斯蒙蒂斯的反应也可以证明奥斯和爱莫琳的关系并不一般。

“别发呆啊律师小朋友,我们还等着看你的现场表演呢!”看到邵东说了句话就开始眼神游离不定的沉默了起来,别西卜立刻开口说道,整个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样子,“千万别被阿斯蒙蒂斯吓着,赢了他我们给你做主,绝对不让他找后帐!”

听到别西卜的话,邵东笑了一下,“别西卜先生,法庭不是演戏,不过既然您有兴趣,那我就多说两句。”

“奥斯的确是个天使,但是恶魔不能和天使通婚并不是地狱规则,所以这个并不是什么问题。至于您的顾虑,我通过契约已经证明了奥斯是真心的爱着爱莫琳,而且这份爱中不掺杂任何的阴谋和算计。您可以不信我的话,但是契约的效力您应该明白。”

一股脑的把话都说了出来,邵东觉得再怎么着阿斯蒙蒂斯也该有点回应了,要不然。。。要不然。。。

邵东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契约,自己的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它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按照以往的经验,契约会适时的根据双方的发言给出明确的反应。有罪的话,荆棘颜色变深,恶魔头像上的火焰会燃烧起来;无罪的话,荆棘的颜色变浅,恶魔头像上的火焰会逐渐变小然后慢慢熄灭。

可是现在这算什么?没反应!难道契约并没有成立,但是荆棘和审判台算什么?

“契约可以判定出奥斯本人没有阴谋诡计,但是很多的恶魔职能和地狱道具都可以让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控制,恶魔能做到的事情天使也同样能够做到。你觉得经过契约的验证,奥斯就是清白的对吗?信不信我现在对你做点手脚,契约同样也验证不出来。”

邵东被阿斯蒙蒂斯这番话给说愣了,但是他的意思邵东倒是听明白了。契约可以认定奥斯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是被人利用或是不动声色的操控,就不是它的能力范围里的事情了。

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的除了邵东还有契约,火焰熄灭荆棘消失,邵东就这样不动声色的输了官司。输的莫名奇妙,两眼只剩茫然。

邵东看了看已经消失的契约,不甘心的垂下了头。地狱里打官司太他妈难了,除了口才还得研究各种常识无法理解的东西,都是这些玩意还打什么官司,契约在这里面完全就是个摆设嘛!

“契约的出现时间没有人知道,至少我们刚开始在地狱打拼的时候就已经有它的存在了。它使用量最大的时候,应该是在我们和天堂打的最热闹的那段时间。”

坐在别西卜的身边,那个始终没有开口的人突然说道。

看到邵东满是疑问的眼神,说话的人在沙发上冲着他笑了一下,“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罗弗寇(LucifugeRophocale),曾在地狱担任大判官的职务。”

判官?这个职务邵东明白,在上面还有十殿阎罗,下面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还有各路小鬼什么的。但是罗弗寇的样子根本和邵东知道的判官根本就联系不在一起,他实在是太文质彬彬了。

“我和你想象中的判官不一样,故事和现实总是有点差距。”

听到这个话,邵东猛地抬起头,诧异的看着罗弗寇。自己心里的想法他怎么会知道,这有点太耍赖了吧!

“到了我们这个层面,在使用契约断罪的时候,除了拼事实还要拼能力和道具。现在你应该明白阿斯蒙蒂斯的意思了吧?”

邵东心说,你不整这么一出我也明白他的意思,窥视别人的内心,这种恶魔职能还真是猥琐下做到了极限。

“虽然断罪我输了,但是有句话我还是想说出来。”邵东叹了口气,“感谢几位用实际行让我了解到我的稚嫩,但是雏鹰总有翱翔天际的时候,你能替她挡住一次风暴,但是下一次呢?又或者雏鹰有了自己的想法,只是反感家长的安排呢?”

邵东说完对那几个按着奥斯的恶魔说道:“放开他吧,我们现在就走,打扰几位了。”

听到邵东的话,按住奥斯的几个恶魔望向了阿斯蒙蒂斯,毕竟在这里主事的人不是邵东,那么几个大人物还坐在那里呢。

“放开他吧。”

阿斯蒙蒂斯摆了摆手,按住奥斯的几双手全部离开。没有限制之后,奥斯爬起来就想向爱莫琳那里冲过去,但是邵东却一把拽住了他,“我们输了,我们已经没有资格在这里待着了,你的代理费我会双倍奉还。”

奥斯不舍的看着爱莫琳,在邵东的拉扯下一步三回头的走到门口。

“等等,我可以给你十分钟,但是我希望这次之后你不要再继续纠缠爱莫琳。”

听到阿斯蒙蒂斯的话,邵东停在了门口,然后赶紧一推奥斯,“傻愣着干嘛,你不是要个结果吗?机会来了!”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预约
北京熙仁医院评价
滨州白癜风如何治疗
内蒙古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绍兴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