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河南郸城镇起诉市县两级堕入两难境世界和平

2020-02-15 03:20: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城关镇起诉市县两级,被称为“下告上”第一案。镇有关人员称,镇承受了没有想到的压力,打算撤诉。但此事受到省里、市里关注,目前,城关镇只有等待上级的指导,或法院的判决。

□本报 吴珊 河南报导

上周,徐真去了法院,带着一份撤诉申请。

他是河南周口市郸城县城关镇司法所长。最近,他所在的镇状告市、县两级上级,这场官司成为了媒体焦点。

这一次,他正是为了这场官司去的。9月18日,徐真说,事情被媒体报道后,镇承受了没有想到的压力,经过斟酌以后,决定撤诉。

在周口市中院,他见到了行政庭的路审判长,终究没有递交撤诉申请。“审判长跟我们说,省里、市里都很关注这件事,现在轻易做任何行动都不合适。”徐真说。

他说,目前,城关镇只有等待上级的指示,或法院的判决。“我们现在必须考虑怎样做对周口市地方工作的冲击最小,案件的结果乃至可能影响县里的发展方向。”

小镇风波

这篇报导将此案描写为“我国下级状告上级的第一案”。

8月30日上午,城关镇门前的小店老板翻着一份《大河报》,两名城关镇的干部在一旁等着看这张报纸。

这一期的《大河报》上刊登了一条有关这个小镇的———《河南郸城镇不服上级决定起诉市县两级》,这篇报导将此案描写为“我国下级状告上级的第一案”。

7月12日,郸城县人民法院收到一份起诉状,原告是城关镇及镇招待所,被告分别是郸城县人民和周口市人民,张显荣为第三人。

案件因张显荣对一块土地的确权要求而起。这位68岁的退休干部曾任城关镇党委书记及郸城县人大副主任。

2005年4月,他将一份申请报告递交至郸城县国土资源局,宣称目前城关镇招待所的456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为他所有,并提出了重新确权要求。

“这块地怎样可能是他的呢?”镇党委书记兼镇长王向阳说,这个招待所已建成了23年,一直是商业用房,由镇经营管理,经营所得也上缴镇。

当年7月18日,县国土局召开了关于镇招待所土地权属争议的听证会,申诉方张显荣和城关镇的副镇长、财政所长、土管所长、司法所长悉数到场。

12月6日,一份县文件送到了城关镇主要领导手里。这份《关于张显荣与城关镇人民对城关镇招待所土地权属争议的处理决定》显示,城关镇输了。

今年2月,镇向周口市提出行政复议,但由于超越60天的复议时效,周口市发出终止复议的通知。

“起诉之前,我们镇领导班子成员进行了一次无记名投票,当时到场的8个人全部同意起诉。”8月30日,王向阳回忆。

被搅动的官场

司法所长徐真成了此案惟一的负责人,而他的直接领导就是张显荣的大女儿。

从准备起诉开始,王向阳就感到了事情的艰苦。

他说,这个案子镇里本来安排了3个人负责,但其中的财政所所长和招待所所长都不去上班了,关机,家里也停机,不想参与这件事。

司法所长徐真成了此案唯一的负责人,而他的直接领导、城关镇分管政法和纪检的副书记就是张显荣的大女儿张宏,“徐真接手这个工作后,和领导的关系也很难处。”王向阳说。

由于张显荣的大女婿是市中院行政处的副处长,周口没有律师愿意接这个官司,徐真后来找到了郑州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訾建营担负此案的代理人。

张显荣在县里还有很多亲属是王向阳的“熟人”:儿子是郸城县宜路镇的镇长,小女儿在郸城县财政局工作,小女婿是县反贪局的局长。

“我们私情都很好。我过去一直叫张显荣‘叔’,在党校学习时还会搀着他。”王向阳说,他和张显荣的儿子一起去上海出差时还主动要求住一个房间,是很好的朋友;跟他的大女儿一起在华东师范大学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过。

王向阳说,起诉前后,他也和张显荣的孩子们交流过,他们都说,如果处在他这个位置上,也会打官司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心里话。”

7月12日,镇的代理律师訾建营将起诉书递交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要求立案。在诉讼请求中,镇1是要求市撤销那份终止裁定,2是要求市依法作出行政复议决定。

与此同时,訾建营还替镇写了另外一份起诉书,将郸城县人民同时告上法庭,要求郸城县人民法院依法撤消县作出的那份土地确权处理决定。

郸城县人民法院在立案后,以“本案被告系县人民,且第三人系郸城县原人大副主任,不宜由基层法院受理”为由,将材料转至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只是想要一个情势”

“这样我才能向镇里的领导干部们有个交代,这样做了之后,我就无愧,也无悔了。”

“老百姓都能告国土资源部,我们为何就不能告上级?”8月30日,在问到镇当初作出诉讼决定是不是有顾虑时,王向阳反问道。

在司法所长徐真眼里,这位有着哲学硕士学历的镇党委书记是个“学者型的领导”,“原则性很强,有时不懂变通,所以在基层工作容易得罪人”。

1名不愿具名的镇工作人员说,王向阳“为人处事不成熟”,之所以会起诉,是因为他和张显荣“赌气”。

王向阳说,当初也想过和老张协商解决,“镇曾提出一个解决方案,就算建招待所时用了张显荣的砖、檩,镇愿意给他一些经济补偿。”但还是没谈成。

张显荣的大女婿说,当初王向阳等人确切来谈过,但是“他们的态度很卑劣,我老丈人就没同意”。

“镇里很多老干部听说这块地被确权给了老张,都来和我说不同意。”王向阳说,这是镇一直坚持争地的原因。

副镇长刘洪义说,当时得知这块土地被县国土局确权给了张显荣,镇班子里的人都不同意。

负责处理这起土地确权申请的县国土局股股长吴玉振曾经跟张显荣提议过和镇调解,因为这块地镇招待所毕竟实际使用了20多年了。老张没有同意,“他说,地是我的,还给我就完了。”

8月30日,王向阳在赶去郑州见律师的途中回忆,最初起诉时,县里的人也支持他打这个官司,“我们这个官司不触及上下级之间的权利关系,其实是涉及第三方的民事官司。”他说,只不过由于县国土局在土地确权问题上把镇列为主体之一,镇才进入这个官司。

“我打这个官司其实并不看重结果,我只是想要这么个情势,这样我才能向镇里的领导干部们有个交代,这样做了以后,我就无愧,也无悔了。”他说。

8月15日,王向阳在接受河南《东方今报》采访时表示,“等开庭时,我可能带着我的镇班子成员全部参加,给大家上一堂法制课。”

庭审以后

王向阳接到了县长等人的,“他们转达了市里领导对镇‘炒作’这件事的意见。”

8月28日,镇状告市的案件在周口市中院开庭。这是一场冷清的庭审。

出席庭审现场的只有8个人:原被告代理人、第三人的妻子、审判长、书记员、,所有的案件当事人都躲避了。

这一天,有关镇状告上级的报道在河南省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大河报》上刊出。

两天后的下午,王向阳在办公室接到了县长和副县长等人的,“他们转达了市里领导对镇‘炒作’这件事的意见。《大河报》的报导标题里就点了市的名,市里当然有意见。”

王向阳说,自己并不是成心让媒体报道此事,只是律师无意中将消息泄漏了媒体,“媒体的炒作给我们惹了很大麻烦”。

8月30日,王向阳第一次去见了律师,告诉他不管怎样,下一步都要服从周口市中院对官司的判决。

“我不后悔起诉上级,只是怕给他人特别是领导惹麻烦,在中国的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给领导惹麻烦。”

握着,王向阳不停地叹息,望着车窗外出神,徐真也在前排一言不发。

徐真也追悔不已,“从案件本身来说,县平均每一年都要面对50多场官司,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这次不是民告官,王书记2004年才上任,这样的事情可能会断送他的前程”。

这一天,见过王向阳的訾建营律师说,“王书记不想再将事情深入了。毕竟被告是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1封举报信

张显荣当初曾找他说,就是由于王向阳将招待所出卖了,所以才要求给土地确权。

而就在开庭的前一天,1封举报信摆在了县国土局股股长吴玉振的办公桌上,举报内容是关于镇私自出租或转让了多宗土地使用权而未交纳土地出让金。城关镇招待所也在其列,转让费总额超过1000万。

吴玉振说,张显荣当初曾找他说,就是由于王向阳将招待所出卖了,所以才要求给土地确权。

9月14日,负责调查此案的县国土局副局长阎循明向表示,对城关镇招待所的问题正在调查当中。监察大队到镇里跟王向阳见了面,王称镇里并没有出让土地,只是房屋租赁,招待所租了49年。

阎循明说,目前情况还在汇总,“如果双方的意见不一致,我们最后也只能移交公安、法院进一步了解情况。”

“现在镇招待所到底是租赁了49年,还是卖了,正在调查。”县国土局局长范鹏翔表示。

事件的当事人张显荣称,由于身体原因不能接受采访,老伴王淑兰也以年龄为由谢绝了访问。

王向阳则解释,为了偿还镇里的债务,去年法院查封了镇里沿街的一些门脸房,有20多间,如果由法院来拍卖,就要转让土地所有权,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也可能存在司法腐败。所以,就把房屋的租期延长,这样20多间房就有了150多万。这样既不用转让土地所有权,又还了债,一举多得。“有些人不了解情况,就以为我们在拍卖门脸房。”

一名不愿具名的镇工作人员说,王向阳可能是由于镇招待所被租被卖,已没法拿回土地使用权,才起诉上级的。

9月19日,王向阳否认这1说法。

只能等待

“我怕的是什么,不是官司的输赢,是官场的无形压力。”

9月4日,周口市法制办正紧张地整理城关镇案件的相干材料,当天就要把材料送到省里去,“这本来是个很普通的案件,现在变成了这样,省里都很重视。”法制办苑副主任说。

徐真说,河南省委主要领导都亲自过问了此事,周口市市委书记和市长等人为这个案件做了专题汇报。

镇的代理律师訾建营坦言,这件事经媒体曝光以后,事态的发展出乎他们的意料,舆论的介入有些失控。

“我怕的是什么,不是官司的输赢,是官场的无形压力。”王向阳有些坐立难安,“以后镇的工作还做不做了?做,就得跟县市打交道,出了这样的事,以后的关系怎么处理?”

王向阳抱怨,作为此案的直接负责人,徐真对法律条文理解不清,而使此案超出时效未能进入行政复议程序,在向市中院起诉立案后,徐真又跟介绍了案情。

9月4日,郸城县常务副县长段传武以“县里已统一口径,不能接受采访”谢绝了的采访。

9月4日,周口市法制办苑副主任这样看案子的未来:“即便一审败诉了,还可以向市高院上诉,二审再败了,还可以启动行政执法监督程序,通过投诉让市国土局监督下级机关的工作是否真的存在失误。”

但在徐真看来,这场官司镇已没有胜诉的希望,但目前又不能轻易撤诉,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这个案件在我经手的案件中是比较特殊的,下级公开质疑上级的权威。”

訾建营律师感慨,“但在代理进程中有很多出乎我意料的地方”。

缓解颈椎病的方法是什么
骨质增生的最佳治疗方法
治疗宫颈炎用的药物
白带带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