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心灵的博弈

2019-09-10 21:15: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和谐社会里的小事之一

偶得到一合录音带?曾试探从哪来的或是哪录的音?对方沉默;曾试问送我有什么意思?对方沉默;曾试想后没说:那些声音虽不能见人的形象,也不知人的身份;里面的语言是否对社会对关注文字的人会有什么价值?对方指着录音带合说:是从好多合中摘录的。
把从前的双卡录音机拿出来,听了好几遍,从场景的声音到人的语音、语节、语调、语气,才能识别不同环境不同年龄的人。为了让享受文字快乐时思考,尽可能节省,一些不必要的做些技术处理,也有完整版隐私。
一辆像是中巴车的声音,突然急刹。有人开了车门,有几个人下车的脚步声。不到十秒钟,有一个陌生声音:你们抓我做什么?我得罪了你们吗?犯了什么?
有戴口罩的小声:你带头这样会吃亏的!
关了车门,启动,车内很安静;像是在无路灯的城市郊区的马路行使。
好像是在乡村的简易公络上癫波,慢慢停下来;那个陌生声音像是中年人,没有青年的激动和反抗:这么晚了,请问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去?
老兄,跟你讲明的,我们收了别人的钱,只吓你一下;没别的意思。
另一个是劝:带头闹事,跟有职有权的干部唱对台,为难政府的领导,是自己吃眼前亏;还是学聪明点,找朋友找关系送点东西,不说会上班,最起码有内退生活费;你带头闹,叫离退休的轮流堵厂门口,到时一分钱会没有,搞不好会判几年吃牢饭,那样不抵!
我们是看你配合得好,要是大喊大叫,只怕要受点皮肉之痛。
各位:听我讲几句要得不?我几个崽几个媳,还有几个女几个郎都一个厂里;他们都只三十几岁,在厂里有十几年工龄,厂子不在了他们靠什么生存生活?农民还有承包的土地。讲我们厂里几个亿全部卖给外省一家企业,不说办公楼、招待所、生产车间和设备起码能买好几个亿,只讲厂里的土地使用权转让给房地产开发公司最少有十亿。
你讲我们听。
可能你们不相信?我在厂里是从建厂到现在有几十年,年年先进;我们厂是五十几年毛泽东和周恩来亲自关心逐步扩大的,老厂门口的牌子还是毛泽东题的字。最近几年,党委书记和厂长半年换一次,最长的不到一年。先是把厂里的设备转让到乡镇企业,实际是低价卖给厂里的干部,是他们合伙的,一些大业务全部到那里生产。
现在是允许私营化私有化。
企业发展有职工的历年积累。我们厂属省里,可每一届厂里领导为了给自己留后路,把企业以前的欠债收回来,不是用在开发新产品和开发新市场,而是孝顺市级领导干部,后调到政府机关他们就万事大吉,不管厂里职工上班,更不管什么职工的养老、医疗、失业、生育、工伤保险和住房公积金。
你老人家讲的,我们很认真的听了,是事实不是事实并不重要;对我们没有价值,报社、电视记者听了也不会报道。我们只能请你老人家理解!
三点了,对司机:开车,老人家,麻烦你到拐弯的地方下,回家要走一节路。
老师傅,对不起哦!我们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听到这自问:国有和集体企业为什么卖给私人能发展,要是有规范的规章制度和民主监督也能发展!
汽车急刹声。
一个人接电话:好高的个子,穿什么,什么发型,看见了。收好手机,一边开车门,一边细声:就是他。先蒙他的眼晴。听对话是白天?
听声音像是几个人把大汉拖上来,汽车沿着好像是城市的马路上很平坦的路上开?没有癫波的声音。
大汉用劲说话:借问各位朋友,是开玩笑?是抓错了人吧?
老兄,是白天会错吗?刚才我们是听电话的指挥。
晓得哒,朋友,开个价,他给你们多少我付两倍。麻烦那位朋友在我左口袋拿钱,算是交朋友。
有好几千?头,何时搞?
我先问他?有捂嘴的声音,有头细声问名字和大汉小声答,像是只有两人知道的秘密。接着头讲:错了,我从来不收对头双方的钱。这样好不,即然都是朋友,我也不插手,有一个建议:井水不犯河水。是朋友讲句实在话: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也知道你是有脸面的人,黑白两道有人。按道上的规矩,有一个先一个后;我抓你,收了朋友的钱,说是只教训一下;我们放你,你自己动点脑筋,总要我对得住收的钱。
谢老大,谢各位朋友,有缘到我名片上的娱乐城去玩;讲我的名字,娱乐城一定免费。
客气!我们会去的。
头笑了:可能那个鬼跟踪我们,开到河西那个旅社去,都带墨镜,不让旅社的人认得我们;帮这位朋友找个漂亮的 。
……
听到这,不得不想社会上的强者强势强权欺压弱势弱小弱者,难道人都是钱财的奴隶?有权和有钱的可以无法无天?
好像是一辆小轿车,里面有电视台的娱乐节目;有两个人在议论什么。
好像是打车前的大灯的声音:是她!
听声音是几个青年?一个为头的讲停车,有几个下车拖那女的上来。
女的想叫喊,被其中一位青年捂住嘴巴。
是大哥淫笑:蛮靓,我们到哪里去享受?
到南站有淋浴的私人旅社去。
怕她叫?
先打昏她,让她喝醉酒的样子背她进去。
里面的声音有摸女的和女的反抗。
车停了下来,大哥要一个去开房间,记得要有卫生间的;再打电话,叫人背她。
大哥跟司机讲:开车的,我和你不上去,让他们几个玩。
听大哥的。
车上只有两个人,大哥用打火机点燃一支烟,司机也点燃抽。
大哥一边抽烟一边像是对司机又像自语:这个妹子的爹太嚣张了。以为有职有权有钱不把人家放在眼里。这一次你的妹子吃点亏,下次只怕要到医院交点住院费。司机,麻烦把灯和电视关了。妹子的爹好蠢?收了别人的钱要跟人家办事,嫌少可以暗示;一拖几年,随哪个都有脾气;不是人家会给你颜色看。
手机响:大哥,都玩了,是留她在旅社还是带她到车上?
脑壳有毛病,看她身上有钱没有?要是没有丢一百块。记得莫让她看清你们,到时引火上身。
妹子的爹只怕独吞、吃独食惯了,不晓得你黑白有人,人家也有;不晓得山外有山、楼外有楼、天外有天。人一生一是身体二是命,再有职务权力有钱没有身体没有命有什么用。
手机又响了:大哥,我们下来?
好!莫留后患。
车平稳地开着,电视机播娱乐新闻。
几位刚享受的议论:
跟妹子洗澡真的韵味。
大哥急问:你们开灯洗啊?
我们都带墨镜。
那还差不多。
我看那妹子流泪,好作孽的。
大哥不耐烦:那是她爹自我的。
听到这,真的无言?能说什么呢?

本来还想写几段,可能有雷同?虽然是事实,可能对社会的阴暗面大露骨?巧的是我上网看到一帖讲为人的,几段话印象最深:人啊,在战场上对敌人只能凭实力凭智慧,占人多、占地理优势拼,要分胜负只能你死我活,没有别的选择;在和平时期,人要讲道理,以理服人;如果讲霸道,不但身边和周围会说这人的人性、人品、人格有问题,只要晓得讲霸道的说话、办事、为人,谁会尊重!讲实在的,人凭一时冲动,凭一时 ,不顾后果;聪明的人敬而远之,攀不起,总躲得起!有好强的人会拍马屁,因为垄断和强大总是会欺负弱小和个人;也有不怕场伙的,把事实真相告诉关注的人,让所有人心理都明白、清楚。
三个小故事,与其说是人之间的博弈,还不如说是人自己内心的博弈。像谁说过:人何必为难自己。

共 29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虽然是三个看似不相干的故事,却有着十分紧密的内在联系。有权的和有钱的,是这个社会的主宰,没权的和没钱的,是这个社会被损害被阉割者。小说耐人寻味之处在于,这种已经是公开秘密的社会现象,有谁来过问?【编辑:耕天耘地】
2 楼 文友: 2009-07-26 15:29: 6 生活的另类写照,也引人深思。秋季旅游出行必备药物
脑子健忘是怎么回事
便利妥牌纸尿裤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