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混合所有制需要公平法治的边界

2019-10-09 22:17: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混合所有制需要公平 法治的边界

  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7个领域,将向非国有资本敞开大门。

  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国企改革路径,显然,"发展混合所有制"是这一轮国资改革的重头戏,在近期的《新财富夜谈》节目中,财经评论员叶檀,携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执行院长王改非、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教授,与您一起探讨混合所有制开启。

  7领域引民资进场

  民企反应不尽相同

  叶檀:混合所有制现在是大势所趋,现在有多少民资跃跃欲试要进入垄断行业跟国资合并呢?

  王军:很多企业家还是抱着一种非常谨慎的观望态度。从刚刚结束的"两会"来看,很多企业家都很坦率,大家普遍反映不会参加,不会控股,因为大多数企业家普遍有这样一种心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王改非:实际上民营医院这几年做下来,还是有很多艰辛的。那对我来说,经受了一次原来没有想象过的磨练。原来民营医院遇到的一些困难,这些年都没有很好地解决。医生多点执业没有放开,医院吸引不到好的专家。另外就是整个政策层面,比如说医保、农合,还有些障碍,另外,医生到了民营医院以后,他的学术地位和职称晋升都受到影响。

  但作为"上海外滩地王"的复星医药已觊觎民营医院这块肥肉多时。2月17日,复星医药豪掷23亿元收购高端医疗机构和睦家。在此之前,复星医药已是频频发力,继2011年收购安徽济民肿瘤医院、岳阳广济医院两家民营医院后,2012年复星医药又在江苏"再下一城",收购宿迁钟吾医院。2013年下半年,公司南下广东,先后拿下广州南洋肿瘤医院、佛山禅城医院。财大气粗的郭广昌,此番布局广佛市场,意在在华南打造民营医院集群。郭广昌曾放出豪言,要在国内收购500家医院。

  张晖明:复星是做大事的,它拥有大资本能力。今后老百姓对医疗服务的需求程度将更加强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复星进入医疗市场行业,是绝对会投资、会经营,能看到未来机会的。它进入医疗行业是做大概念的。

  王改非:复星药业提出要在全国布局500家医院,它为什么进展不大?复星知道公立医院的经营管理会有很多问题,导致浪费很严重,所以它不挣钱。就像刚才说的,公立医院只要经营得好,它照样是能够挣钱的。那复星一定是看中公立医院经营管理中有问题。复星有他经营管理的长处,再注入资金,他一定就能把这个医院去做好,那这里就牵涉到控股的问题,如果不能控股,他去收购这些医院的话,他就管理不好。

  混合所有制时代

  国企民企谁来做主

  近期,"高大上"的中国石化正式向混合所有制改革吹响号角。2月19日中国石化宣布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公司将对油品销售业务板块进行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参股,持股比例不超过30%。本周混合所有制改革时间表也火速出炉,3月底,中国石化油品销售公司将独立,6月底将宣布引民资的方案和细节。

  但有传言说油品销售业务并非看起来这么美丽。根据公司年报显示,2013年中国石化实现营业总收入2.88万亿元,同比增长3.4%,但油品销售业务却是"增收不增利",营销及分销板块实现经营收入1.5万亿元,同比增长2.1%,经营收益同比降低17.6%,为351亿元。

  中国石化喊你来卖油,难道只是个忽悠?中国石化认为公司销售业务市盈率只有8倍,同20倍的国际油品销售市盈率相差甚远,引入民资这一活水,才能挖掘出公司销售业务的真正价值。那么在中国石化破釜沉舟的改革中,谁将成为牵手中国石化的首单?

  叶檀:这么庞大的资产要出来,有那些民营机构有能力去跟他们"混合"?

  王军:这个倒是不用担心,现在总体来讲,我们的民间资金应该说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么充裕的。即便中国石化、中国石油这样的企业,它提出的改革方案也比较务实。我认为中国石化开了一个非常好的头,鼓励允许一大批民间资本去跟它混合,并且产生非常好的效果。我们需要国有资本或者国有企业真正地把这个领域适当的逐步的放开,降低它的控股比例,让社会资本来分享整个领域的正常利润,而不是通过行政的力量,一直把持着这样一个行业。

  叶檀:现在中国石化都提出要公私合营了,假设中国石化加油站给出30%的股权,民企会做吗?

  王军:为什么现在大家普遍感觉不仅要30%股权,还要50%股权才能够有话语权?因为资本的地位是不同的,所有制歧视在里面10%的资本可能拿不到相应的话语权。我们接触到不少的国有企业已经混合了,实际上已经不控股了,可能只有10%的股权地位,但是它对于高管的选任,日常经营的决策,还有一种控制力,或者是有一种超过它10%股权的话语权。

  叶檀:所以王健林先生说,除非让我控股,要不然你别谈。

  张晖明:不控股不做背后是什么问题呢?政资不分。如果国有资本真正在市场运作的话,政府不要在背后像风筝一样牵着线。政府不要特别给它追加派任务。对中国石油、中国石化这样的行业,包括电信,实际上应该是先开放产业领域,让民营资本和国有资本在同一领域内各自运作,发现价格,然后才是开放混合。因为今天在没有开放竞争的背景下,没有真正发现价格就搞混合,一定是存在着利益输送。

  王军:简单又赚钱的行业,国有企业国有资本不要介入,而是要做那些不赚钱的领域,实际上就是公共服务、公共产品,这是政府天然的职责。赚钱的事让老百姓让民间去做,不与民争利。

  叶檀:这次谈到混合所有制得出了一个结论,建立一个公平的边界,建立一个法治的边界,在这个边界里,政府的手退出去,市场归市场,但是市场所有的主体应按照同样的游戏规则来玩。

星座性格
汕头娱乐新闻网
中医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