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妖孽上神历劫记 第104章 一场交易

2020-01-16 17:5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妖孽上神历劫记 第104章 一场交易

沈千月傲然一笑,“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好,果然爽快!我要你手中的所有财产,而且要心甘情愿的交给我。”沈西氏冷笑一声。

“原来你要的,只是财宝。”沈千月在心中讥笑,语气平淡。

“怎么,舍不得了?”

“都给你,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能找到杀害我娘的线索,任何条件都是值得的。”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沈西氏质疑道。

“既然你不敢赌,又何必来找我!”沈千月故意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来。

“好,我就信你一次。”

“说吧,我洗耳恭听。”

“凶手,你大概已经猜到是谁了,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吧?”

“何必明知故问。”

“不错,凶手就是沈黎氏和沈心墨二人,那个在马车上做了手脚的车夫应该才是重点。”

“马车上被做了手脚?那位车夫现在何处?”沈千月焦急询问。

“别急,那日你娘出城的马车,确是被动了手脚,而且是在深夜时分动的,所以第二日才会出现那样的意外,至于那个车夫,应该早就逃之夭夭了吧。”

“逃了?那你让我如何找他?”

“也不是完全找不到,我知道那位车夫的老宅在哪儿,兴许他哪一日自认安全就会回去了。”

“这一切,你是如何知道的?”

“当然是亲耳听见,那日沈心墨上门去找他,恰巧被我隔门听见了,你说,巧不巧?”沈西氏一脸狡黠地笑着。

“你果然不是省油的灯,然后以此要挟她们帮助你回到沈府对吗?如今确认在府中地位稳固了,便不再替她们保守这个秘密。”沈千月分析道。

“你还真是冰雪聪明啊,比起你那个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些虚伪的客套话就不必说了,那位车夫的老宅在哪儿?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些什么?”

“车夫的老宅就在城西,我可以带你去,我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现在就带我去。”

“可以,不过你刚才答应我的?”沈西氏向沈千月伸出一只手做讨要状。

“你觉得,你说的这些无头线索值得了这么多财产吗?”沈千月看着她的脸笑了笑,沈西氏瞬间看得心里没底,以为沈千月这是要耍赖。

“好你个沈千月,难不成你要耍赖吗!”沈西氏立刻变脸,语气强硬。

“我沈千月不会耍赖,不过………”

“不过什么?”沈西氏强压住自己的情绪。

“我先给你一半的财产,等你帮我找到那位车夫,剩下的一半,到时我自然会双手奉上。”沈千月早在心中盘算好了这么一手,量她沈西氏不会不答应,也好多个帮手共同寻找。

“好啊,你果然狡猾!”沈西氏压低着嗓子说。

“这很公平啊,你不帮我找到那位下手的车夫,如何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况且,我已答应先给你一半的财产了,我的这一半,可是比沈黎氏的那一份都还要多!等你拿到另一半,你就是这沈府中最富有的人了。”沈千月说着,微微曲着身子闻了闻面前的桃花。

“看来,我是不答应都不行了!”

“你并不吃亏,你简单偷听来的几句话,就得到了我娘亲生前的所有财产,要知道,这么多的财产,原本你是永远无法得到的。”沈千月说的话都句句击中沈西氏的要害,让她欲罢不能。

“好,我都答应你!你要发个毒誓,保证你绝不食言。”

“好,我沈千月对着上天起誓,今日所说之话,句句属实,如有违背,天地共谴,不得好死。”

见沈千月发完毒誓,沈西氏这才松了一口气,面上不再担忧。

“算你识相,走吧,我先带你去车夫的老宅碰碰运气。”沈西氏摇着团扇扭着身子走在了前面。

刚到沈府门前,没想到撞见了沈靖国。

沈西氏露出几分胆怯来,沈千月倒是泰然自若地打着招呼,“爹爹。”

“你们?这是要去何处?”沈靖国疑问地看着面前的二人。

“二姨娘刚瞧见我那胭脂不错,便叫我带她认个路。”沈千月只管胡诌着,她不管沈靖国信与不信。

沈靖国一听,当下是不信的,不过见二人并不像有什么冲突的样子,便放了行。

“那就去吧,记得早点回来。”

“是,爹爹。”

“老爷,那我们走了。”沈西氏的心虚得不敢看沈靖国的眼睛。

马车在城中行驶了一段路,前面就到了沈西氏口中的宅子。

由于巷子较窄,马车不能肆意穿行,二人只好下了车徒步走着。

来到了沈西氏指定的老宅前,沈千月立马上前敲门道,“有人在吗?”

连续敲了几声,并未听见有人答应。

“这恐怕是没人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谁还会坐以待毙呢。”沈千月叹气道。

“话虽没错,这放在别人身上或许不可能,可是这位马车夫,他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他有一位七十来岁的老母亲,而且病的很重,是经不起长时间奔波的,上次,就是因为他的那位老母亲不愿意离开,半路折了回来,刚好被沈心墨抓了个正着,又被逼的不得不离开了。”

“你是说,他有一个病重的母亲?”沈千月似乎想到了什么。

“是啊,怕也是时日无多之人了。”

“这么一说,那他们肯定是没走远,也走不远。”沈千月若有所思地说道。

“也对啊,看那个样子,应该是走不远,我们可以从近处着手,慢慢往远了找。”沈西氏说。

“只能如此了,走吧。”

“那,你看看现在是不是要?”沈西氏两眼期待地看着沈千月。

“现在回去,我便将一半的财产移交于你。”沈千月瞪了一眼,略带嫌弃地说。

她心底里自是看不起沈西氏这种人,自己的娘亲生前就对此人颇为厌恶,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沈西氏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当着沈靖国的面,倒装的楚楚可怜,贤良淑德。

谁曾想,转身之后,却是一张无比丑陋的嘴脸。

回到府中,沈千月在账房与她做移交手续,将大量的田宅、钱庄、酒楼、银楼一一转至于她。

米芙在一旁看似不开心地碾着墨,厌恶地盯着沈西氏那张欣喜若狂的脸。

“都签好了,走吧。”沈千月下逐客令。

“行,我这就走!”沈西氏露着满足的微笑。

“记住你还未办完的事情。”沈千月提醒道。

“那是自然,不用你说,我也会竭尽全力!”沈西氏抛出一个谄媚的笑,而后快去离去。

隐约还能听到她嘴里发出的,“发财了,发财了………”

沈千月只冷眼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小姐,你当真要把所有财产都给她吗?”米芙打抱不平地问。

“只要能找到证据,财产,又算得了什么呢。”沈千月目空一切地说。

“可是这些财产,都是三夫人生前好不容易才替你争来的呀。”

“娘亲都不在了,我一个人,要这么多财宝,也没用了。”

米芙意识到又不小心戳中了沈千月的伤口,便不再言语,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深圳博爱曙光牙齿矫正
长春牛皮癣最好的医院有哪些
贵阳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泉州知名癫痫病医院
中山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