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轮回武典 第二百四十四章 闻风而动

2019-10-12 23:54: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武典 第二百四十四章 闻风而动

神女族绝对是玄土一大强族,成员每一个的天赋都非常可怕,要比这次萧战从帝都世家中挑选出来的那些人强出太多了。

试炼人数递增到五千,萧战感觉差不多之后就不在继续招收成员,第一站就是玄土最富盛名的禁区孽龙渊。萧战选定这里自然是有原因的,龙女需要找龙巢血池,任何一个地方他都不会放过。

试炼的人不仅仅只有这些预备神院的人,萧战还会锻炼自己的女卫跟神卫,这些都将是他的中坚力量,必须重diǎn栽培。

上路了,萧战对这次试炼充满期待,作为一个保姆他的职责是艰巨的,无数家族年轻一辈都要靠他照顾,对于玄土大多同龄人来説这是不可思议的。很多还是萧战这个年龄的人还在家族充当纨绔,而他就已经肩负起如此艰巨的试炼之旅。

“相公,你就不担心战儿的安危吗?”

大娘目送萧战离去,还是非常担心的,她在萧战这个年龄还在跟母亲斗气了。

萧神摇头道:“这xiǎo子就是能够创造奇迹的人,别看他只有一个人,身边跟着对半神起码有一百多个,再加上那几个半步神座,你认为还有什么人能够伤到他?”

大娘嗔道:“战儿实力是强,可你看看他要带人去什么地方试炼。那可是孽龙渊啊,有名的生命禁区,这xiǎo子倒好,领着一大群人进入那里试炼,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就算战儿能够应付,可不要忘了他刚刚将秦家几个半神的脸都踩肿了,那些家伙不找他拼命才怪。”

萧神哈哈笑道:“这xiǎo子有我当年的风范,打人不打脸,他专门往人家脸上踩,秦家那个老妖婆当年我就看她不爽了,这次被这xiǎo子羞辱了那是她活该。”

大娘嗔道:“学你有什么好,到处惹是生非,不过那个老妖婆的确可谓,战儿要是在她脸上也来一脚就同快了。”

三娘抿嘴笑道:“当初战儿説那句‘你虽然老了,但也是女人’只将那老妖婆的脸都气绿了,想当初她还骂过我了,想想就觉得解气。”

二娘摇头道:“这老妖婆有名的有仇必报,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次战儿去孽龙渊,她一定会高出什么事情来。”

大娘跟几个好姐妹对视一眼道:“相公,要不咱们也跟过去看一看?”

萧神一愣道:“我们跟过去干什么?”

大娘眼中绽笑道:“咱们夫妻很久没有去冒险了吧,相公啊,这些年来你将我们仍在家中,不觉得该好好将过往欠我们的都补回来嘛。”

萧神闻言将大娘搂入怀中,他知道自己亏欠这些女人太多,既然她们説要跟过去,那就跟过去了。萧神不认为自己儿子需要自己的帮忙,不过带着自己的女人游山玩水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

“姓萧的,我跟你没完!”

秦志秋在咆哮,只要想到自己竟然被人一脚踩昏了,他的心情就恶劣到极diǎn,自己可是半神啊,竟然当着后辈的面被人一脚踩在脸上,这是耻辱啊。

秦坚脸色阴沉道:“这xiǎo子真是该死,都説打人不打脸,他竟然一脚踩到杂家脸上,这个仇杂家记住了,将来一定要加倍奉还。”

秦武阳脸色难看道:“你们那算什么,被踩一脚而已,现在我的半步神座甲都毁了,这个仇让我恨不得痛饮他的血。”

看着三个被萧战踩过脸的人竟然评论谁更倒霉,秦依兰没好气的冷哼道:“你们也要有出息一diǎn好不好,这xiǎo子羞辱了我们,我们就要让他付出代价,都躲在这里数落他有个屁用。”

秦志秋吼道:“老婆子那你説我们该怎么办,帝尊护着这个xiǎo畜生,老祖宗让我们不要再去招惹这xiǎo子,我们要是还想暗地里搞xiǎo动作,万一暴露了,两面都不会讨好。”

秦依兰脸色难看道:“我才不管谁罩他,敢羞辱我,我就要弄死他。”

秦坚幽幽道:“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秦依兰道:“我们自己动手怕是很难将这xiǎo子怎样,不过他要去孽龙渊那是他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秦志秋眼睛一亮道;“不知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秦依兰笑道:“我有什么好主意你们到时就会知道,你们尽可放心,我这次一定要让这xiǎo子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负责就是。”

其余三人交换一个眼神,他们都对秦依兰的话充满好奇,他们就像不出一个有效的方法,也不知道秦依兰到底有什么手段。

秦依兰冷笑一声,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弄死萧战,这个念头异常的强烈,以至于她对身边其它东西根本不感兴趣。

……

萧战的行踪可谓无数人追踪,虽然帝尊已经严令所有家族禁止参与到神体创造中,但这事情只要是野心者就不会错过将萧战的神体炼制法据为己有的想法。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做一些平日不会做的事情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关云岩就是这样的人,魔山一役,他功亏一篑,虽然最终失败的原因神庙没有算到他的头上

,但他知道自己还是失败了。先后两次都在一个人身上失败,这对于关云岩来説是不可饶恕的事情,他必须将这个错误纠正才行。

“大人,神庙已经切断跟我们的联系,説是让我们现在开始潜伏,直到神庙功法神朝那一刻开始,现在我们对他动手是不是很不妥。”

周公煊一脸的担忧,自从见识过萧战横扫半神的实力之后,他不认为目前他们的力量会是对手,説不定一下子要将他们在神朝所有的力量赔进去。

关云岩脸露不悦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认定我注定要失败?”

周公煊轻咳一声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关云岩哼道:“不是就好,你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就行,这次我要去见一个人,有她之助,我们一定会让这xiǎo子吃不了兜着走。”

中卫治疗阴道炎医院
河源治疗阴道炎费用
河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中卫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河源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