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宽带民营化提速降费也难改窘境

2019-09-11 21:37: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民营化终于迈出了革命性的第一步,山东达通络信息有限公司、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长城宽带络服务有限公司、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四家民营企业拿到了宽带接入业务试点的批文。这一消息传出后,很多民欢呼:宽带资费下调有希望了。

  就在两个多月前,一场声势浩大的提速降费运动,让三大做出了相应的承诺,也让数亿民看到了希望。遗憾的是,三大运营商所谓的承诺至今没有兑现,宽带资费下调再次成为泡影。在三大运营商垄断的格局下,民营企业自然成为宽带资费下调的救星。事实上,就宽带民营化的方式和市场格局来看,民营资本进军宽带接入市场,也不会促进宽带资费的下调。

  当下的困局,是民营资本进入市场的真实写照。自201 年底,工信部先后向19家民营企业颁发了虚拟运营商的牌照。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虚拟运营分会会长苗建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截至今年5月20日,国内虚拟运营商用户数量突破600万。另据业内人士透露,虚拟运营商600万的用户数量还有很大的成分。

  三大运营商2015年第一季报财报显示,中移动客户8.15亿户,中电信1.89亿户,中联通2.95亿户。与三大运营商的用户规模相比,虚拟运营商的用户规模可以忽略不计。虚拟运营商用户规模如此小,症结在于工信部并未给虚拟运营商充分的市场化权利。

  众所周知,虚拟运营商在商业模式上与运营商的代理商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无非是在资费政策上有一定的灵活自主权。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虚拟运营商在资费上的自主权,是在工信部规定的一个范围内。显然,扛着民营大旗的虚拟运营商,并没有真正的打破三大运营商的垄断。宽带接入市场向民营资本开放,其商业模式与虚拟运营商的如出一辙。

  按照工信部的宽带接入试点方案,申请宽带接入经营的民营企业,可以按照光纤到户国家标准要求和共建共享的原则,可以建设从用户端到络接入服务器范围内的全部或者部分有线通信设施,可以开展络元素出租、出售。也就是说,获得宽带接入许可的民营企业,只能在宽带接入最后一公里的经营权限。

  至于民营企业在宽带接入速率和资费方面有多大的自由权,还要工信部的试点细则出台。毋庸置疑的一点就是,获得宽带接入许可的民营企业,无非是三大运营商宽带业务的一个批发商,民营资本在宽带接入市场上仍受制于运营商。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宽带运营商分配给民营企业100Mbps的带宽,这意味着民营企业的接入能力将被局限在100Mbps这一范围内。

  除了带宽接入上受限外,民营宽带接入商与虚拟运营商一样,很多技术层面上都会受到运营商的重重约束。诸如宽带帐号的维护权限,以及宽带速率的调整,运营商是否会放权给民营宽带接入企业呢?

  与虚拟运营商业务一样,宽带民营化仍没有获得最大的市场许可。而且,三大运营商把宽带接入最后一公里中的一些包袱,甩给了民间资本。在宽带接入最后一公里,物业通常会收取入场费,一些居民甚至以破坏建筑为由,拒绝进行宽带接入方式进行改造,这些问题都会增加民营宽带企业的成本。试问,民营企业在宽带接入高成本的压力之下,还会下调宽带资费吗?

  的确,工信部降低了宽带接入市场的门槛,但获得宽带接入许可的民营企业,并未获得宽带接入完全自主市场化的许可。准确地说,从宽带接入资费,到接入速率,以及一些接入方式,再到接入设备的购买,民营宽带接入企业都要受到运营商的牢牢管制。没有足够的市场自由权,民营的宽带资费就很难下调。

  当然了,民营资本拿到宽带接入许可后,资费会有适当的下调。只是,这种下调或许会牺牲用户体验及宽带接入速率。相信很多人都看过类似的报道,三大运营商的10兆宽带每月100元,而一些小运营商的100兆宽带才70元甚至更低。结果,小运营商的宽带速率不达标,用户投诉无果。对于用户来说,这种缩水的宽带资费下调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其实,宽带接入市场和移动通讯市场的弊端,都是始于垄断。打破垄断,只有靠市场手段。眼下,工信部将民营资本引入到宽带接入市场和移动通讯市场了,却不允许民营资本用市场手段与三大运营商竞争,这样的放开没有任何意义。所以,靠民营宽带接入商下调宽带资费恐怕很难实现。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西安女性网
处女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