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十天神境 正文 大陆之行_第五十四章 曲终人散中别离

2020-01-16 22:06: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天神境 正文 大陆之行_第五十四章 曲终人散中别离

无尽黑暗。

为什么会是这样。

这里是哪里?

我······是谁?

不知何时,不知何地,无尽黑暗之中,是一片虚无。

什么也没有。

我在哪里?

身后传来隐隐约约的重力。

或者······拉力。

“哥哥······”

什么······

“师兄······”

为什么······会有声音······

“师兄!我是······”

是谁······

是谁······在哪里······

“······雪灵儿······”

雪灵儿······

是谁······

好熟悉······

雪灵儿······

雪灵儿······

雪······灵儿?

是雪灵儿?

我是谁?

我······我是······我,我叫阎丹辰!

我在哪里?

我······从紫色的流光隧道中坠入了黑暗,黑暗······轮回眼!

紫色的流光隧道,是阎王令封印吗?

这里是······轮回道?

我死了吗?

通道的另一边,是什么?

能感觉到,那里有什么,是一个世界,还是······真正的死亡?

“师兄······”

雪灵儿?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眼前突然出现一道光点。

光点迅速放大。

“师兄?”

声音中带着一丝惊喜。

“雪灵儿?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有一道声音告诉我,你陷入了迷失之中,所以我来找你。”

“是阎老?”

“我不知道,他说你很危险,要陷入什么空洞,要我带你回来。”

“你······”

“应该还有一点时间吧?来得及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人说只有我才能帮到你,他用尽全部力量引导我来到这个地方,周围黑洞洞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但我总能感觉到你的存在,所以就找来了。”

······

“这个空间是没有时间的概念的吧?所以······多留一会儿应该没关系吧?”

“对······对不起,有些任性了,明明你还处于危险之中的,但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在多留一秒啊。”

“雪灵儿,你······”

两道身影在这片空间显现,阎丹辰和雪灵儿,两道半透明的身影在这无尽的黑暗中相遇。

“虽然一开始没想到还有机会再见一面呢。”雪灵儿向着阎丹辰飘去。

“心里有很多话说不出来,有很多想法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的事情管然还是很复杂啊,我······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这种感情,而且······看样子这个空间虽然没有时间概念,但我的时间还是不多啊,就这样好了。”

纤细的双臂绕过臂弯,而后······紧紧地拥住。

灵魂的拥抱。

无需任何言语,一切的一切都蕴含在这长长的拥抱之中。

双手缓缓颤动,阎丹辰将雪灵儿拥入怀中。

身体在颤抖,心······却在下沉。

“感觉······真好呢。”

雪灵儿将小脑袋埋在阎丹辰的怀中,小声的说道。

“是时候······开始了。”

“最后时刻了,让我······再任性一次吧。”

“就这样好不好?别松手,也别睁眼,就这样······”

雪灵儿的身躯缓缓地淡化,渐渐地犹如一道影子一般,最终化作无数光点,消散在无尽黑暗之中。

怀中的质感缓缓地淡去,最终消失,阎丹辰的心缓缓地下沉,最终,开裂。

灵魂是无法流泪的。

一股强大的斥力突然出现,阎丹辰的身影被迅速的送出这无尽的黑暗之中。

离开的最后一刻,阎丹辰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变得亮紫的纹路,整个禁制被彻底的激活,充满了力量,并且在不断地扩散,将远处的那一点黑暗淹没。

恍惚之中,一道流光向着深处划去。

身体的钝感和痛感开始涌向脑海,无数嘈杂的信息向着脑海涌去,一瞬间,脑海如大海般波涛汹涌。

却无论如何也抹不去那心中的一抹痛。

心被撕开,胸口被堵住,痛,无法呼吸,想喊,却喊不出来。

眼泪,不知不觉得流淌,浸润了地面。

身体的伤势在缓缓地修复,但心口的伤痕难以愈合。

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你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在我的心里占据了难以舍弃的分量。

那种说不出的感觉,或许······就是喜欢吧?

离开了,所以伤痛,所以空虚,所以······心中多出了一个无法被填充的空洞。

身体的细节感触一一回归,意识重新回归这个世界。

怀中搂着的,已经是一具冰冷的,没有一丝生机的躯体。

然微微带着一丝不舍的笑脸,还活跃在脑海之中,而这张脸的主人,却不会再做出任何反应。

阎丹辰轻轻抚摸着雪灵儿的小脑袋,轻声的自语道:“现在······你实现诺言了。”

“我也要试验我的诺言啊。”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不会抛弃你。”

“我能感觉到,那个地方是存在的,我要,把你找回来!”

······

天空缓缓聚起一层阴云,天地渐渐地变得阴暗,一丝丝冷风缓缓地吹过。

“要下雨了,也该出发了。”

阎丹辰站起身来,久久注视着雪灵儿的躯体,而后郑重的收进阎王戒内,抬起头,看向远方。

眼神中是无尽的冰冷,和深深隐藏在其中的一抹悲恸。

风,刮起。

“哈哈哈!找到你了!现在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一具残破的躯体突然出现在阎丹辰前方的半空中,那具躯体无比的残破,能够看出不少零件的断口。

“想不到吧?我又来了!你以为那是我的本体?上当了吧!十二年前,我得到那具人傀之后就彻底转向傀儡研究,五年前,我成功将自己的本体转化为了傀儡之体,我是杀不死的!现在你就要死了,我也会让你似得明明白白,你认为的那个本体,曾经毁掉了我八成的傀儡,而你,毁掉了我所有的傀儡!但是现在,你的身体将是我新的傀儡!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傀儡!”

“你是······凌风。”

“是的,没错!想不到吧?没想到吧?后悔吧?现在送你上路了!”

“小时候,我看着母亲死在自己面前。”

“我发誓从此保护好身边每一个我在乎的人。”

“尽量避免可以避免的战斗,只为了减少争执,让自己在乎的人更安全。”

“现在我明白了。”

“做一个好人,想要保护好身边的人,太难。”

“我以为自己能做到,结果失败了。”

“所以,只有······杀!”

“要让这个世界都无人敢与我为敌!”

“你疯了不成?难道受了刺激?也罢也罢,反正不影响傀儡质量,受死吧!”

“开。”

“翁!”

一道若有若无的波动扩散开来。

天翻地覆。

世界在这一瞬间变得无比黑暗。

所有的所有都消失了,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任何法则。

“世界!这是世界!不可能!你什么时候成为违天境的?不可能!你只是少天境!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这只是伤痛的代价。”

······

风起云涌,暴雨袭来。

疾风骤雨,吹散了一切。

东莞市人民医院红楼门诊预约挂号
马鞍山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郑州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宁波癫痫病治疗方法
宁夏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