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紫血圣皇 第52章,道骨

2019-10-16 13:39: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血圣皇 第52章,道骨

当他选择坚持之后,身上并沒有出现巨大的变化,相反他的身体衰老的越來越厉害,在那无数次生生灭灭的往复下,他的气血开始干枯,皮毛开始枯萎,皱巴巴的像是历经了几千年的木乃伊,

不过,他身上的衣物依然完好无损,那可怕的生机不是时间,所以无法改变不属于秦墨身体的东西,

异族大能们看到这一幕,生出敬畏的同时,也露出了笑容,而人族这边则是面容难看,此刻秦墨身上哪里还有生机啊,简直就如同一尊枯死了无数年的尸体,只不过皮毛依旧健在罢了,

“这个混蛋,”叶青怒斥一声,其实心底十分难受,尽管秦墨从头到尾压制他,甚至给了他不少次难堪,

可当知道他是人族之后,叶青心底的不平便消失了许多,尽管依旧别扭,却也把秦墨当作了同伴看待,然而此刻眼看着秦墨枯死在原地,他心底如何好受,

月伯与几位人族大能都叹了一口气,发生这一幕他们也不想,可他们根本劝阻不了秦墨,让他被异族所捧杀,

“他身上的宝物是我们的,”大管事身形一闪,就朝秦墨的枯死的躯壳掠了过去,显然是想抢夺他的储物囊,

“休想,”月伯自然不能让他得逞,挡在了大管事面前,

与此同时,其它异族大能也都有了行动,却都被人族这边的大能挡住,此刻沒有对手的,只有力峰和连心,

当然,人参王和老仆也沒有对手,力峰和连心沒有上前,尽管沒有人阻止他们,可他们很清楚,这储物囊落入他们手中只会给他们招來杀身之祸,还不如干脆不动,

人参王则是在奇怪,因为他契约之力并沒有消失,所以他沒有动,只是暗自思索了起來:“难道他还沒死,不过,即便沒死,看这样子,怕也是强弩之末,若是我现在出手,他只需要念头一动,我必死无疑,我还是小心为妙,”

最后,便只剩下老仆,这次的百草园之行,他可是损失巨大,不但保护的人死了,修为更是从巅峰大能,直接跌落到了初境界,差点就落下大能境界,这还是他果断,若是不然连性命都不保,

此刻最恨秦墨的,就是老仆了,恨不得把秦墨扒皮鞭尸,以泄心头之恨,

“哈哈哈哈……”见到秦墨枯坐在原地,如同干尸,老仆突然睁开眼睛大笑了起來,“你害的老夫从此不得寸进,几乎灭了老夫的道,老夫可真要好好感谢你啊,”

老仆站了起來,目光阴鸷的朝秦墨走了过去,“不把你扒皮鞭尸,炼油点天灯,老夫难泄心头之恨,”

周遭无论是人族还是异族,见到老仆走过去,都是无可奈何,本來异族这边是多出一名大能的,却被那乌青色的气息沾染,而身死道消,根本无人能够阻止得了他,

但如果老仆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还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沒关注过这边,而且他还是和秦墨最亲的人,

这人自然是都灵,她似乎很清楚,师父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題一样,一直专心的应对着吉星,她脸上甚至还挂着几分窃喜的笑容,因为很快她就会成功了,

“哎,世事难料,沒想到最后却是这样一个结果,人族这次是亏大了,”虚空中,一众药王都观察着眼前这一幕,叹息了起來,

他们的态度本來已经转变,对秦墨从之前的厌恶,变成了期望,只是谁也沒想到,这期望还沒來得及膨胀,就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看着老仆得意的走过去,药王们恨不得降下雷霆之怒,把这老家伙劈成干尸,但他们不能这么做,这涉及到人族与百族的战争,乃是灵族的禁忌,

“即便你是天骄又如何,你能杀掉小主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死在我手里,”老仆距离秦墨不到三丈,他抬起手,冷喝道,“杀了你,我回到死灵族,也许还能活命也说不定,毕竟你可是一名人族天骄啊,还有绝世之资,”

老仆知道秦墨还沒死,走到近处时,他感觉到了秦墨那微弱的生机,但他并未有任何警惕,此刻的秦墨就像是一盏油灯,已经油尽灯枯,稍微出现点外力,就能把他置于死地,

老仆窃喜之处就在于秦墨沒死,这是一件大功啊,沒想到柳暗花明有又一村,居然让他碰到了这种好时候,

也正因为知道秦墨沒死,所以他才故意说这么多气人的话來,目的自然是让秦墨死,也不能瞑目啊

,

“受死,”老仆突然一掌落向了秦墨的天灵感,他虽然很想继续恶心一下秦墨,但他也不想给秦墨任何翻盘的机会,所以在來到秦墨两丈之处时,他便突然下了狠手,即便秦墨真的有什么后手,这突然一击,也足以要了他的命,

老仆的这一招确实是秦墨所料未及的,秦墨确实沒死,尽管在某一刻,他感觉自己真的快死了,

只是,这个过程他从未后悔过,哪怕很难熬,他都沒怀疑过自己,因为他在坚持自己,

在某一刻,他真以为自己要死了,身体干枯,感觉不到丝毫的血气,五脏六腑都停止了本能的生息,

可奇怪的是,他能感觉到自己意识,他能向内观一样,看到身体中发生的一切,他的神魂还活着,他发现身体内唯一还有生机的,就是他的骨头,

那泛出的点点zǐ色,依旧在蔓延,这次骨头沒有出现裂纹,哪怕注入了这么庞大的精气,依旧沒有淬炼出zǐ骨,

那一刹那,秦墨感觉身体平静了,平静的就像是已经死亡了一般,他知道骨头的那最后一点生机,肯定也会消失的,沒有了圣级原核的生机补充,骨头根本无法蜕变完成,

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奇怪这圣级原核怎么消耗的这么快,只是他找不到理由,也看到了身体内外一片荒芜,生出了些许的悲凉,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耳边,尽管他知道自己的耳朵已经听不到声音,可他感觉却是如此真切,

“为何不弃道而行,”这声音是之前提醒过秦墨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天刑,自从在古矿里,他融入到秦墨的身体后,就消失不见了,

虽然秦墨有些奇怪,但他却沒有追究,当然这其中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根本无法探查到天刑的存在,

而此刻这声音再次出现,让秦墨很无奈,但他仍旧回答道:“持道者生,弃道者亡,”

“荒谬,迂腐,”天刑厉喝一声,道,“此道若是不通,三千大道皆可走得,什么狗屁持道生,弃道亡,你现在持道有生吗,最终还不是迂腐于道,落的身死下场,”

“哦,”秦墨突然有些迷茫,突然感觉有些心酸,甚至有生出悔恨的意思,他真的错了吗,可坚持有错吗,他行的是自己的道,若是坚持有错,改变了道,那还是他自己吗,

如果他沒有错,那天刑错了吗,他可是前辈,他是圣皇之父啊,他如果错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对的,

他心头突然一团乱麻,然而就在此时,他心头突然生出一缕刀意,占尽了这团乱麻,心胸顿时豁然开朗,沉默了片刻,他开口道:“前辈说的沒错,但我也沒错,”

“为何我沒错,你也沒错,”天刑突然问道,“不,一定有一个人错了才对,”

“我说前辈沒错,是因为前辈说的是前辈的道,却并非是我的道,对于前辈來说,那是对的,但在我身上未必是对的,”秦墨沒有丝毫犹疑,语气坚定,“我坚持我的道,我也沒错,因为这是我的道,若改走其他,才是错的,”

“放屁,”天刑大怒,“强词夺理,不知悔改,难怪陷入如此境地,真是一滩淤泥,”

秦墨无所惧,平静道:“前辈说,此道不通,还有三千大道可行,对吗,”

“三千大道,道道可走,为何非得持一道而走,”天刑反问道,

“三千大道,我只取一道,”秦墨沒有受天刑所扰,反而是越加坚定,“正如我一师长所言,朝闻吾道,夕死可矣,”

秦墨当然沒有这个师长,这只是他故乡一位圣人所说,但这位圣人的原话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可秦墨却觉得应该是,朝闻吾道,夕死可矣,

天刑突然沉默了,而秦墨正在等着他的雷霆怒火,哪怕天刑是前辈,他是圣皇之父,可依旧不能改变他的道,

“好,好一个,朝闻吾道,夕死可矣,”天刑突然赞赏,紧跟着又道,“你再看,你的骨头如何,”

秦墨很是意外,却不由自主的内观,脸上露出惊悚之感,不知何时他的骨头已经全部化作了zǐ色,且氤氲着丝丝的祥瑞之气,沒错,他成功淬炼出了zǐ骨,彻底圆满,

正当秦墨奇怪这是为何,天刑开口道:“zǐ骨乃道骨,他长在每一个人身上,人若弃道而行,zǐ骨自然弃人去,人若持道而行,zǐ骨便伴人而行,骨不灭,人不灭,道亦不灭,”

秦墨恍然大悟,突然间明白天刑刚才那番话的意思,若是他不持道二行,在绝望关头放弃,他便永远也无法淬炼出zǐ骨,

正当秦墨处于顿悟的喜悦中时,危机紧跟着袭來,他的神魂看到了老仆,听到了他说的话,

秦墨本准备等他接近,给他一个惊喜,却沒想到这家伙如此警惕,居然突袭而來……

ps:俺明天爆发一下

江西治疗白癜风医院

忻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抚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南昌白斑疯医院

忻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小脑梗塞的症状

脑梗塞跟脑梗死一样吗

脑梗患者的康复治疗

小脑梗塞怎么治疗

云南生物谷怎么样
云南省生物谷药业有限公司
宫颈糜烂上什么药最好
宫颈糜烂为什么会癌变
分享到: